定制开发 不止于快
始于技术选型为快速落地想法,与团队同步节奏,
高效团队协作而生,从需求开始到上线运营

龙年将至,早教幼教行业是否可以逆风拉升

2023-12-30 16:27:00

曾几何时,坐拥千亿市场的早教行业风光无限。然而,熬过三年疫情对线下门店经营的重击,2023 年早教行业似乎并没有迎来预想的反弹增长,反而闭店消息不断。

据 2021 年婴幼早教行业报告显示,国际早教品牌金宝贝门店数量达 559 家、美吉姆早教中心数量达 562 家,本土早教品牌红黄蓝以 1300 家线下机构的规模位列第一。然而截至 2023 年第三季度,据品牌官方网站信息以及行业跟踪信息分析,金宝贝、美吉姆、红黄蓝等头部品牌全国门店数量减少三到五成,其他品牌诸如小马快跑、悦宝园等品牌缩减门店半数以上,纽约国际、七田真的门店更是几近「全军覆没」。

闭店是一方面,早教机构纷纷「跑路」更为整个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。早教机构新爱婴、东方爱婴、悦宝园、小马快跑、七田真、纽约国际等都曾纷纷爆出闭店、跑路等新闻,同时实力如金宝贝、美吉姆老牌早教也接连出现闭店、关停等新闻。时至今日,早教机构步履维艰,早教行业正在经历寒冬,似乎已成共识。

早教机构为何走到了今天这一地步?

不同于其他赛道,早期教育专注 0-6 岁的婴幼儿的市场,因而也「首当其冲」地对上了生育率暴跌、新生儿数量锐减的冲击。当前,人口下降的趋势似乎已不可逆转,中国人口在 2022 年出现了近 61 年来的首次负增长,新生儿出生数量创下新低。

不容忽视的是,生育政策并未直接作用于生育率,「全面二孩」「三孩生育」政策并未带来明显的人口持续性增长,在 2016 年达到一次生育小高峰后,生育率持续下滑。更有甚,据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乔杰于 2023 年医药创新和科技前沿论坛上所述,2023 年出生人口预计降至 700 万至 800 多万。

面对人口红利消退的问题,早教市场进入增量受限、存量有限的时代。对此,沙利文分析师在接受多鲸采访时,指出当前早教行业面临的四大难点。

一是招生压力加重。自 2017 年起,全国每年的新生儿都比前一年减少了 100 - 200 万,适龄的孩子,在人口基数上就已经减少近半,早教机构不可避免面临更大的招生压力,亟需转变运营模式,提升招生转化率。

二是监管政策趋紧。政策的变化对机构的经营提出了更高要求,增加了早教机构运营的不确定性,自 2019 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》之后,到各地陆续出台关于对早教行业的指导意见及鼓励政策,再到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《托育机构婴幼儿喂养与营养指南》,陆续出台的「幼有所育」政策措施,支持、鼓励、规范早教行业的发展。

三是行业竞争加剧。过高的预判、膨胀的发展在疫情来临后迅速遇冷。过去,早教市场的膨胀速度远远高于「适龄」婴幼儿的增长速度,早教机构之间疯狂内卷。早在 2020 年,我国的早教行业市场规模就已经突破 3000 亿元,但机构间良莠不齐。时至今日,早教行业市场格局仍处于分散、不均衡的状态,市场竞争形势激烈。曾经过高的预判、膨胀的发展、以及发展格局的分散只会在困难来临之际带给行业「沉重一击」,价格战、生源及优秀师资等资源争夺战已进入「白热化」阶段。

四是经济不确定性上升。经济的不确定性在增加,人们的消费观念也逐渐发生变化。当提及早教,「早教是不是刚需」的问题重回大众视野,一方面是家庭整体教育支出的削减,另一方面是对于早教行业的疑问,机构收入再遇难点。

有业内人士向多鲸分析,诸多早教机构的崩溃源自于过于依赖预收费、重资本、盲目扩张的运营模式,容易导致后期资金链断裂,因而存在突然闭店、倒闭风潮等问题。归其原因:

其一,盲目扩张,成本剧增,遇疫情危机难以迅速恢复。新冠疫情防控期间全国各个区域线下门店短则两三个月、长则七八个月的时间不能正常开门营业,而房租、人员等各项费用高昂,越是一线城市成本更高,或门店越多的加盟商承压越大,越容易资金链断无法持续经营。

其二,早教行业缺乏标准、师资不足,行业鱼龙混杂。早教行业发展早期经历了蓬勃发展,吸引玩家纷纷入局。由于早教行业缺乏明确的标准,同时师资储备不足,许多从业人员未持有资质,导致了早教行业良莠不齐,容易失去家长的信任,从而影响行业健康发展。

如今,一边是运营困境,一边是难以预估的商业价值,早教行业面临重整,阵痛不可避免。然而,面对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,早教行业的体量与发展空间仍有极大的想象空间,行业洗牌一触即发。

即刻免费获取行业方案
立即咨询

Copyright 2022.All rights reserved.
China:+86 18688707215     Email: support@chungi.net